青岛短期贷款联盟

岁末信贷增量低于预期 年初或将迎来高增

金融时报 2019-10-06 11:03:36



专家表示,2017年末信贷增量明显低于预期,全年投放结构较2016年明显改善。信贷超预期回落的主因在于银行体系年末投放能力受到制约。信贷回落和财政支持低于预期相叠加,对M2增速形成了拖累。但年末贷款的压降并不意味着融资需求的放缓,预计年初的贷款、社融会有一定的恢复。



央行最新公布的金融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12月新增人民币贷款5844亿元人民币,同比少增4600亿元,创2016年4月以来最低;2017年12月末,M2同比增长8.2%,增速较2016年同期下降3.1个百分点。


对于新增信贷大幅低于市场预期,接受《金融时报》记者采访的专家普遍认为,2017年12月人民币新贷款的下降,是以全年经济增长目标提前超预期完成为基础的,逻辑上合情合理,无需过度解读。


“2017年末信贷增量明显低于预期,全年投放结构较2016年明显改善。信贷超预期回落的主因在于银行体系年末投放能力受到制约。信贷回落和财政支持低于预期相叠加,对M2增速形成了约0.6个百分点的拖累。考虑到监管更加严格对金融体系产生的流动性收缩效应,未来货币政策仍将以保持稳健中性为目标。”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表示。


年末贷款额度偏紧 非融资需求下滑


2017年12月新增人民币贷款5844亿元,较2017年11月的11200亿元下降近一半,显著低于市场预期。其中,居民短期贷款、居民长期贷款、企业短期贷款和企业中长期贷款规模均出现了下降。


具体来看,居民短期信贷大幅回落1828亿元至200亿元,同比少增504亿元,弱于季节性规律。在按揭贷款滞后发放支撑下,居民中长期贷款新增3112亿元,同比少增1105亿元。


“住户贷款较上月减少3000亿元,其中短期贷款较上月下降近1800亿元,原因系年末银行收紧了相关消费贷款的额度;住户中长期贷款为3100亿元,创2016年2月份以来新低,一方面系房地产市场调控政策趋严,房贷需求有所减弱;另一方面也与年末银行贷款额度‘用尽’有关。”恒丰银行研究院宏观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蔡浩表示。


非金融企业贷款较上月大幅下降2800亿元,其中中长期贷款较前值减少近2200亿元,对此,蔡浩认为,这表明2017年12月企业生产经营活动有明显下降,与当月官方制造业PMI的下滑趋势一致,尤其与进出口数据的大幅下降相互印证。


银行业人士表示,对公信贷的收缩一方面是年末银行信贷额度趋紧,另外,在严控地方政府债务规模的调控下,银行对基建投资更趋谨慎。


“金融数据明显走低并不是实体融资需求下降引发的,主要是因为随着金融监管的趋严,银行受表内资源的约束,导致年末为了达到监管指标的要求(如MPA考核、资本充足率约束、流动性指标约束等),集中调整了资产和负债,特别是在一定程度上压缩了贷款投放、同业投资以及债券投资。”中金公司分析师陈健恒认为。


“但年末贷款的压降并不意味着融资需求的放缓。据银行反映,2018年年初的贷款需求依然十分旺盛,居民、房地产企业、城投平台、企业的融资需求都处于相对较高的水平,预计年初的贷款、社融会有一定的恢复。”陈健恒说,在银行负债端成本已经基本完成重定价的情况下,今年银行息差会有一定程度恢复,但随着企业存量贷款到期置换,存量贷款利率水平可能也会逐步上升。


九州现金网贴吧金融去杠杆持续发酵 M2增速创新低


央行数据显示,2017年12月M2同比增速为8.2%,较11月的9.1%大幅下降0.9个百分点,再次创下历史新低。


兴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认为,12月M2同比增速大幅下降主要有两方面原因。其一,2017年12月非银存款大幅下降。近期多项监管政策密集出台,金融去杠杆影响持续发酵,使2017年12月非银存款大幅下降9129亿元,对M2增速形成拖累。其二,银行间市场利率的上升加速了存款向理财和货币基金的转移。


“历史数据显示,理财收益率与3个月Shibor利率密切相关。近期银行间利率的上升推高了理财收益率和货币基金收益率,吸引更多存款流向理财与货币基金。截至2017年12月,货币市场基金资产净值合计7.1万亿元,较2017年11月的6.6万亿元增长约7.6%。”鲁政委表示。


实际上,不仅是2017年12月M2增速下滑较多,从全年看,随着强监管下金融业去杠杆,M2增速低位徘徊已成新常态。


“2017年M2增速明显低于GDP名义增速(后者略高于11%),历史上并不多见。”陈健恒表示,去年M2低于GDP名义增速是去杠杆的体现,部分缘于压缩了一些资金在金融体系的空转,尤其是同业资产和同业负债的压缩。但由于贷款投放较快,对实体经济资金需求的压缩还不太明显。除了M2的增长变慢以外,还需要关注货币流通速度的变化,部分经济复苏行业的货币流通速度有所加快,尽管监管政策可能导致过去流向不合规的行业和企业的货币流通变慢,经济的分化格局在延续。


金融将进一步回归本源 预计信贷依然强劲


2017年12月,社会融资规模增速从11月的12.5%下降至12.0%。


对此,产业升级与区域金融协同创新中心研究员李虹含表示,从2016年金融强监管开始以来,社会融资规模及贷款增速均不断降低,特别是受到银行贷款额度、MPA考核的限制,“影子银行”中非标融资幅度大幅度减少,委托、信托贷款、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增长再度减少,信托贷款也在不断减少,金融监管影响仍在不断持续,也将持续趋严,委托贷款、票据融资则出现新的下滑趋势,且利率正受到较高的压强与管制。


李虹含认为,随着金融去杠杆的进一步深入,企业、居民去杠杆也在不断深入。另外,金融去杠杆在不断传导到实体经济当中,对于贷款增速的影响亦趋深入。


展望2018年,业内专家认为,金融机构需要去除一些多层嵌套、多次通道的高杠杆,降低金融风险,同时,将信贷资源进一步向实体经济倾斜。


“2018年,去杠杆和严监管的宏观政策未变,随着监管对金融业回归本源的导向不断加强,预计银行贷款和票据的增幅依然会保持强劲,同业活动将继续收缩。”蔡浩表示,随着业务不断回归本源,银行将致力于负债结构的调整优化,M2增速应有提升空间,与社融的剪刀差有缩小可能。



作者:孟扬

编辑:吴粤



为您报道最权威的国内外时政经济信息!关注有您更精彩!
欢迎关注我们!


金融时报及中国金融新闻网原创文章转载

请于文首注明出处及作者

新媒体合作请您联系新媒体部

发邮件至fnweb@126.com

微博~@中国金融新闻网

官网~www.financialnews.com.cn

金融时报新媒体矩阵

金融时报




中国金融新闻网




财金时刻


document.write ('